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投资家

寂寞高手

 
 
 

日志

 
 
关于我

研究宏观经济,投资..一个靠市场为生的人QQ279216744

网易考拉推荐

成长股投资:玫瑰与刺---作者:一只花蛤  

2012-04-04 00:15:3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成长”股几乎没有好名声。詹姆斯·蒙蒂尔在《价值投资:通向理性投资之路》中指出,这是因为成长的诺言就像“女妖的歌声”,虽然其魅力让人无法拒绝,但却很少为投资者带来令人欢欣鼓舞的回报。按照蒙蒂尔的实证,它还不如一些“垃圾”股。一些“垃圾”股只有低下的历史增长率,每个人都对它们“嗤之以鼻”,“理性”的人也不会持有它,但是其年均收益率却要比光芒四射的明星成长股高了足足6%。

在《新金融学:有效市场的反例》中,罗伯特·哈根则以整整一本书的篇幅证明买入“成长”股的危险性。他的研究显示,高价格股票具有高风险和低收益,而低价格股票却具有低风险和高收益,之所以产生这样的结果,是因为市场是“极其不精确”的,当价格反应过度的时候,市场差不多是完全颠倒的:风险最高的股票的期望收益率是最低的,而风险最低的股票的期望收益率却是最高的。

谈及成长股,就不能不提到菲利普·费雪。费雪是成长股投资的先锋。费雪曾明确表示,他要的是那些真正高成长的股票——“这是唯一值得买的”,而且他会持有相当长的时间。按照妮姬·罗斯的说法,当费雪试图短期买卖时,他的盈利就会非常低,生活也变得拮据。于是费雪决定买入他认为有出色成长的公司。“当然”,费雪警告说,“当你打算买入真正高成长的公司时,你也许会发觉判断失误,或者在进一步了解该公司之后,觉得不应该买入。如果出现这两者中的任何一种情况,你应当卖掉这些股票,无论你盈利还是亏本。重要的是,即使你亏损了,与长期持有真正的好股票所带给你的财富相比,那只是很小的比例。”

来自日本的价值投资者荒井拓也先生认为成长股投资的问题在于,首先容易忽略公司的财务状况,当投资者把目光盯住成长的时候,公司财务上存在的很多问题都在突出的潜在成长性目前得到默许,这样本来可以发现它难以实现长期繁荣但还是不由自主地买入。其次,一般的成长往往需要先行投资。有些公司表面上看就要实现惊人的增长了,最终却像流水一般白白浪费了投资者的资金。这种公司很可能就是巴菲特所说谓的“最糟糕的企业”。并且,通常情况下,有着成长力的公司往往以年轻公司居多,如果只观看其潜力的投资则可能和“概念”股相混淆。因此,对于成长股应该持十分谨慎的态度。

正因为成长股投资出现的问题也同样层出不穷,因此更需要宽阔的安全空间与审慎的投资策略,而最常见的错误就在于为追求未来的增长而在今天支付过高的价格上。费雪的方法是,在全面调查的基础上,在确信一家公司具有出众的长期盈利潜力时,他才会买进。特别是,他能够在其他投资者认识到一只股票的价值前,或在大家都不看好时,就已经买进了。他并不关心别人是否赞同他的做法,他关心的是全面的调查和自己的信心。他倾向于在股票市场整体修正期间买进,或者在由于临时的业务问题导致更加下跌时买进,因为只有在此时股价才会趋向合理或进一步的低估。所以从本质上看,费雪也是价值型投资者,与他的成长型投资风格并不矛盾。

以摩托罗拉为例。上世纪50年代中期,摩托罗拉并不为市场所看好。当费雪买进摩托罗拉并长期持有时,华尔街的许多分析家一直持否定的态度。不过,费雪认为是他们错了,因为他们不做认真的调查。他以每股42美元-43美元的价格为他和他的客户大量买进。他大多数的客户买进1000股-2000股,并把每1000股的成本保持在43000美元以下,大约是净收益的21-22倍。——实际上,他购买德州仪器时差不多也是类似的价格。当然,费雪并不很看重市盈率,相反,他认为是投资者过于关注了这一数字。他最希望看到的是目前的股价与公司长期潜在的收益关系。

前不久,看了一本巴顿·比格斯写的书,其中提到一位名叫法耶兹·沙罗菲投资者。他在成长股投资上,用比格斯的话说是“创造了奇迹”。沙罗菲喜欢购买并持有优秀的成长型股票。但是他也承认,唯一的困难在于这类公司往往很难寻觅,而且非常昂贵。纽约伯恩斯坦研究公司就公司持续成长的可能性做了一份调查,令人心寒的结论显示,在过去半个世纪,如果要挑选出可以持有20年的增长型股票,成功概率只有4%,可以持有10年的也只有15%。即使是只想持有3年,挑对的概率也只略高于50%。

    对于费雪而言,他坦承曾经有过三次投资失误——当然这些失误与他的成功投资相比简直不值一提:第一个失误是没有坚持彻底调查的程序,如果当时调查能更全面一些,就能避免犯那些错误。第二个失误是对管理者水平的不适当评价。费雪解释说:“我最成功的投资都要归功于那些具有出众的智慧、聪明的策略和基本商业能力的管理者。有时人们的表现使人认为他们有那样的能力,但实际上他们没有。只有让时间来检验他们了。”第三个失误就是公司的管理者故意的隐瞒和欺骗,不过这种失误对于费雪来说很少发生。费雪将失误比作“玫瑰的刺”。我则把它引用过来比作“成长”股投资。玫瑰花确实亮丽动人,但它身上的刺却能刺穿刺猬。

 

  评论这张
 
阅读(116)|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