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投资家

寂寞高手

 
 
 

日志

 
 
关于我

研究宏观经济,投资..一个靠市场为生的人QQ279216744

网易考拉推荐

【引用】吴英引导的“改革”是践踏基本价值的邪路  

2012-04-26 08:38:5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吴英引导的“改革”是践踏基本价值的邪路
徐明天
吴英案被最高院发回重审,有人高喊“吴英案的结果是改革派的重要胜利”。
自吴英案曝光以来,就有不少所谓市场派学者站到吴英身边,以改革名义为吴英解脱。我认为这是一错误的立场,是把改革引向岐途,玷污改革的名声。
这些学者的观点主要是,吴英借高利贷是从银行借不到款,不得不借高利贷。在中国金融改革不到位的情况下,这种现象是很严重的。很多民营企业因为从银行贷不到款,不得借高利贷,最后还不上高利贷,不得不跳楼或者路跑。但吴英不是因经营企业不得不借高利贷,而是借了高利贷来买房子、买珠宝等,如果因此而借高利贷,没有“不得不”的理由。“吴英罪不至死,她是一个有理想却无风险控制能力的商场上的初生牛犊”,这种理由无法服人。“拨开吴英案的迷雾才能为不出现吴英式的悲剧奠定制度基础”。“从经济学上来说,当规则被普遍违反时,执行规则的成本无穷高,遵守规则成为良币的结果是被劣币驱逐。从毒胶囊事件、强拆事件、神女局长事件等一系列事件,可以得出明确的结论,这个民族的这个阶段还不是一个普遍有尊严的时代,大多数人是受害者,大多数人也会成为规则的践踏者。当尊严被视若粪土时,希望单独的案例回归尊严,是奢望”。种种观点都不能是为吴英对财富挥霍的开脱。
吴英对财富的挥霍与制造企业的老板为完成订单被逼借高利贷完全不是一回事。
第二种观点,在金融管制和垄断之下,中国的民间借贷非常多,特别是浙江好多企业就是靠民间借贷发展起来的。金融改革就是要给民间借贷一个制度上的名分。民间借贷是自愿所为,不能看作经济诈骗和犯罪。但是,无论如何,民间借贷和高利贷不能相提并论。如果月利率超过3分,甚至更多,就是高利贷性质,谁都知道这种高利贷的严重后果,如果不是被人所逼,高利贷的双方都有罪责。用金融管制和改革也不能为高利贷开脱。什么样的改革,都要严打高利贷。高利贷是一个古老的行当,什么社会都会严打。
第三种观点,中国当今高利贷涉及诸多因素,“吴英案成为打开以下一系列秘密的黑匣子:中国金融垄断、地方官员违规操作、地方权势阶层介入、民间金融规则”。这些都是事实。但是只要吴英不是像杨白劳那样被逼得走投无路,或者是某些势力强行逼其借贷,那么吴英也是黑恶势力的一方。另外,我没有注意吴英借贷后是否继续放贷,如果继续放贷,性质就更恶劣。即使她是马仔,或者是白手套,她也是罪恶的参与者。
第四,吴英案应回到法律的框架内解决。中国高利贷非常严重,已经影响到经济、社会和政治的稳定,必须下猛药驱除。当然法律是准绳。但不能因为这类案例很多,法不责众,就认为不能不对吴英处罚过重,让其当替罪羊。有人甚至说:“ 作为改良主义者,理应为法律的改进努力,而不是盼望一个红彤彤的新世界在不世出的英雄手里诞生,这将让中国重回农民革命的轮回。中国屡次错过宪政改革之机,各派人士屡屡以最正义的口号号召民众革命,从清末开始暗杀成为英雄捷径,当时社会的生态比现在糟糕得多:各派利益阶层针锋
相对、互不信任,绝大多数国民是文盲,被口号挟裹,国民信心脆弱,不相信国家有任何改良的希望。暴力与民粹互相激荡,造成无数剧烈动荡”。实际上这些言辞已经脱离了法律本身,把吴英案上升到意识形态。这些呼吁者正是法律的践踏实者。回到法律本身,就要认定吴英是不是高利贷者,她借高利贷的动机是什么,造成了什么程度的危害,以此定性量刑。与宪政改革等大帽子无关。吴英显然戴不起这样的大帽子,她不是改革者。她是一个利益攫取者。
所谓改革派在吴英案中有两段话:
“中国屡次错过宪政改革之机,各派人士屡屡以最正义的口号号召民众革命,从清末开始暗杀成为英雄捷径,当时社会的生态比现在糟糕得多:各派利益阶层针锋相对、互不信任,绝大多数国民是文盲,被口号挟裹,国民信心脆弱,不相信国家有任何改良的希望。暴力与民粹互相激荡,造成无数剧烈动荡”。
“市场化的改革思路冲破左派牢笼决堤而出,自上世纪80年代之后的二次金融改革兴起,抑制改革只求经济增长的理论受到投资、出口下降与内需不振的冲击,改革派人士发出了呼吁。理智的做法是呼应改革呼声,从法律、经济等各个技术层面将改革推向深入,具体探讨改革的路径,既有普世价值,又充满了本土色彩,而不是假借崇高之名,将改革钉在利益、情绪构成的十字架上,让中国重回暴力时代”。
而所谓改革派正是打着改革的旗号干扰改革,以上两句正是说的他们自己。
吴英是不是罪该至死,量刑上是否过重,也是法律的问题。吴英案是高利贷案而不是民间金融,这个界限是很清楚的。改革不是为吴英和众多高利贷者开脱的说辞。金融改革绝不能走到像房地产这样的岐路上去。茅于轼这些所谓市场自由派别所鼓吹的不是市场化,只是权贵们操纵市场和掠夺财富的自由。中国的房地产就是这样。任何自由必须遵循法制和规则,世界上没有没有规则的自由,没有没有规则的市场化。改革是建立规则,而不是抛弃规则。
吴英案可讨论是不是高利贷的罪与非罪和罪责的程度,但不能以所谓改革的名义为其开脱。
  评论这张
 
阅读(7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