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投资家

寂寞高手

 
 
 

日志

 
 
关于我

研究宏观经济,投资..一个靠市场为生的人QQ279216744

网易考拉推荐

一个散户投资张裕的心路历程---小小辛巴  

2012-03-25 11:26:2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注:一篇好文,大家共享。此文对于投资张裕等消费类龙头企业的投资者颇具学习和借鉴意义)

    搞价值投资的人,永远不要投机;搞技术分析的人,永远不要看价值。既搞价值投资,又想通过投机买卖获利的,要么成为神,要么成为疯子,成神的很少,最多搞点阶段性的偶然神迹而已,但想要将二者融合的疯子和傻子却充斥世间,我就是其中的一个。

    如果说实战1讲价值,实战2讲投机,那么实战3就是讲价值加投机了。你们将会看到我因为投机而在价值股上成功地买入,也会看到我因价值分析的原因而错误卖出。投机与投资都是一门精深的手艺,并不是那么容易做好的。

    相对而言,我还是更敬重搞价值投资的人,搞价值投资很不容易,既要研究财务报表,又要重视实地调研;既要忽视各种操纵股票的内幕消息,又要利用关系网调查公司的真实经营状况;既要搞清楚产品的性能,研究酒企时,以身试酒,研究药企时,神农尝百药,估计研究核电时,还得亲手造几个原子弹;还要通过公司行为及领导的只言片语搞清楚企业管理者的素质、人品与诚信,这可是福尔摩斯加邦德加狄仁杰才能完成的技术活。

而搞了那么多研究后,买入的最终结果可能是依然不赚钱,甚至赔钱,可这还不算完,还要有一种必胜的信念一直等下去,坚持十年。如果不赚钱,就再坚持十年‥‥‥能够把金钱游戏发展成信仰的人,你说又怎么能不让人佩服。

搞价值投资的人,对于本来能用最快最省事的方法赚到的钱,却偏偏要用最慢最费力的方式去赚。放着短线买卖不做,有内幕消息不跟,明明几天就可以赚两、三个涨停板的,却用一年去赚百分之十到二十,还美其名曰保持复利的一定稳定确定增长。

这类人还好没有想去杀人,如果他们杀一个人,肯定用的是最复杂的方法以最慢的方式杀死。杀人拖那么长,简直就是残忍;掩盖自己的刻骨仇恨那么久还不动声色地慢慢杀,简直就是心理阴暗阴毒阴深;而用最复杂绕弯的方法杀,却仅仅是为了确保杀人时的自身安全,杀完人还能逃脱不被抓,简直就是没有王法,良心大大地坏。(注:哈哈!幽默,也形象。长期持有不做波段不容易,有时那种过山车的感觉需要你有种信仰去抚平)

又满嘴跑火车了,打住,讲正题。

 

3、稳定增长型企业的买入把握(2009年之张裕A)

搞价值投资除了搞调研收集资料的身体累,算财务报表的脑子累外,更难受的是运用巴菲特理论的心累。

大师讲起来很容易,告诉你原则,但又不告诉你怎么用(越是高人越小气,像我这样有善心的好人可不多),这等于告诉你方向,又不给你地图,你自己随便走吧,所谓道路,就是你自己悟出来的道加上摸爬滚打出来的路。

巴菲特讲过很多有关价值投资的名言,随便举几条吧:

“时间是好企业的朋友,是一般企业的敌人”;

“没有超低的价格,就没有超额的利润”;

“在大众贪婪的时候恐惧,在大众恐惧的时候贪婪”;

“以一般合理的价格买顶级的皇冠企业”

这几句是大家耳熟能详,而且也被反复证明很有效用的名言,但你如果随便套用在股票上,保证你死得很惨。

 

让我们以价值投资的精典股票张裕A为例说明。

假设你在2008年1月份,按照某专家的意见,好股随时买,不要卖(这句是“时间是好企业的朋友,是一般企业的敌人”的中国山寨版),上证4400点的时候(我可没有设定你在大盘历史最高点6124点附近买股票,你并不是最傻的那一个),以95元的价格(同样不是张裕当时的最高价,我没有把你当二傻)随意买,不要卖张裕A,那么恭喜你,整整三年过去,你依然还在亏钱;当然啦,也许你再坚持个三、五年,95块买的张裕可能还是能赚点的,但是你这三、五年就这样荒废,你不觉得可惜?人生又有几个三、五年可以荒废? 

假设你可以从头活过一次,终于谨慎起来,严格按照巴菲特所说的:“没有超低的价格就没有超额的利润”,限定好了20倍的低市盈率买入价,可是这三年,不管怎么跌,张裕也没出现过这么低的价格,你照样两手空空; 

再假设你可以从头再活过一次(估计你爸是上帝),运用“在大众恐惧的时候贪婪”这一原则精准地在大盘历史最低点1664点抄底了,以44.4元(多不吉利的数字)的当日收盘价买入了张裕A,大盘也很快从这个点位开始了大反弹。再次恭喜你,因为张裕在大盘凌厉反弹中却莫名其妙地从44.4元放量大跌近20%,跌到36.5元。人人都在股票上赚钱,就你这个精研股票价值的大师在赔钱,这是什么世道。 

好,就算你能熬,终于熬到上涨,大盘从2008年10月份的1664点涨到 2009年8月4日的阶段最高点3478点,你再次运用“在他人贪婪的时候恐惧”原则以54.6元当日收盘价卖出了张裕,你持有了近一年,收益率高达23%,比巴菲特的年均收益率还高,很股神,似乎很好,但这样的涨幅只能位居那段时间所有股票涨幅的倒数前几名,大盘都涨了一倍多,你的涨幅还不到大盘涨幅的四分之一,这种羞人战绩,估计你也不好意思吹什么了。

而且就在你卖出后不久,张裕如你预期地跌了一段后,却很快开始加速上扬,等到你再次精准地运用“在他人恐惧的时候贪婪”原则在2010年7月份抄大盘2319点的底部时,张裕却已经高达80多元了,一年前53块卖的,一年后80多块再来买,你是不是发神经?(注:闲着无聊喜欢折腾的人,往往就此与牛股失之交臂)

 

这时候的你,也许终于想起了巴菲特所说的“以一般合理的价格买顶级的皇冠企业”这个买入原则,打算不管大盘涨跌以合理价格买优质企业,可你又有多少理由能够确信80多元的张裕是合理的价格?你还敢买吗?特别是在去年2300多点时,有那么多优质企业出现了合理甚至是极度偏低的价格,你是遵从价值原则选择其他企业,还是继续认准了张裕买呢?(注:这种情形跟现在的市场状况何其相似啊!) 

不要跟我说操作张裕很容易,事后看,什么事都是很容易的,这些年尽管跑出了不少张裕这样的价值投资大白马,却没有多少人能够真正骑上,那些没有交易过张裕并在张裕上赚过、赔过的人,是无法体会我所说的这种感受的。张裕已经算是比较好分析的精典价值投资股票了,尚且如此难把握,你更可以想像操作其他似是而非的价值投资股票的难度了。 

花了这么大篇章说操作张裕的难度,只是想使兄弟们充分重视这些问题,虽然价值投资大师巴菲特有很多关于价值投资的精典名言,但你如果机械运用,你很可能在最容易赚钱的价值股票上也赔得一塌糊涂,甚至走上了永远背弃价值投资的道路。 

不是路不对,而是我们没有看懂路标。

 

本文以张裕为例来说,并不仅仅是因为我在2009年7月份以57元买张裕并赚过一点钱,自觉有什么了不起的,有很多市场老手、幸运者买得比我更便宜,而我在华兰生物上所获得的涨幅也数倍于张裕,只不过当时很多事情还懵懵的,搞不清所以然,并不是掌握了规律赚到了必然会赚的钱,有很大的幸运偶然成分,没有多少可讲的。

而讲张裕,一则实证,我在2009年7月16日以57元(对应大盘点位:上证3200点)买入后,在7月19日发文《小小辛巴的三笑情缘》中公示;另外,张裕也代表着很多大白马,有些人错过了他们的高速成长期,有些人入市太晚,没赶上,但这些后来者现在想要投这种股票却又不知道怎么操作,而张裕这类股票走势又很怪,有探讨的必要。 

任何事物都有它的运行规律,掌握了规律,很多搞不懂的行为艺术也就清清楚楚了。只要是股票,就有其自身的运动规律,在这点上千万别书呆子气。张裕也是股票,同样有着涨涨跌跌、高高低低,但张裕历来都走得很怪,并不与大盘同步,有很多长牛大白马就是照它这种怪怪走势走的,所以,搞懂了张裕,也就搞懂了很多长牛大白马的特殊走法,大家也就不至于在运用巴菲特思想操作此类股票时被搞得晕头转向,这也是本文选择张裕来重点谈的原因。 

在开始谈之前,请记住这句话:“有长远投资价值的稳定增长型股票,是最好的防御股票。”这是本文最有价值的部分,以下所有内容都围绕它展开。

 

股票是群体动物,在搞懂张裕的走势之前,你得对张裕有一个准确的类股定位,张裕是酒类股,虽然红酒、白酒、黄酒、啤酒、工业酒精有差别,研究行业里的竞争格局时,当然要以细分行业来区分经营水平,但是,区分股票联动性时,划分类股则不宜过细,千万不要低估了群众对类股的丰富联想能力,相对而言,红酒、白酒的联动性强一点,因为季节因素类似。 

除了行业类股划分外,你还要根据发展阶段划分,搞清楚张裕是小盘成长股还是稳定增长股,按照彼得·林奇的说法:“一个公司所属类型不是永远不会改变的,把握住公司类型的转换对投资者来说,也是一个重点问题。当一个公司的类型发生了变化,投资者对待它的股票的态度也必须相应地有所变化。”

张裕也曾经是小盘成长股,但成长了十多年,已经成为红酒类市场第一了,市场空间毕竟是有限的,现在大概只能维持稳定成长了。按照彼得·林奇的划分,张裕大概属于“稳定增长型企业”,这也是本文题目的由来。

彼得·林奇把稳定增长型视为成熟的但仍有良好增长潜力的公司。这类公司都是几乎不可能破产倒闭的大公司,因此关键因素在于买入价格的高低,股票的市盈率会告诉你股价是否过高。只有那些在股市大跌中表现相对比较好的稳定增长型公司的股票才值得长期持有。如果投资者要建立投资组合,就可以考虑把这种类型的股票作为“稳定器”。适当持有一定的数量,以给投资组合提供很好的保护作用,避免大跌时损失太大。例如麦当劳公司的股票在1977年的股票市场大跌中表现得很好,在1984年的市场下跌中也能够保持横向盘整,在1987年的股灾中,麦当劳股票和其他股票一样遭受了重大打击,但总的来说这是一只相当不错的防御型股票。在彼得·林奇的投资组合中,总是包括稳定增长型的股票,因为这些股票在衰退和市场低谷期为他提供了保护。

 

再回过头来说张裕,因为张裕是经典大白马,因此,在2008年的市场下跌中,我始终关注着张裕,看有没有再次买入的机会,但多年经验也告诉我,出现的真正的市场底部后,抗跌的好股票反而抗涨,因为持有他的人大多是些打死都不卖的人,跌不深跌不透,投机资金就没有抄底的兴趣,又没有什么机构想要做这种股票的庄(太多机构套在里面了,不齐心),自然很难涨,所以,真正的大底出现后,有价值的好股票往往不是第一批上涨的,给很多人留下了充分的买进机会。

而这个充足的买进机会却是对原来持有者的反复折磨,别的股票都涨了还不涨,其他股票都创新高了还不涨,都说是金子就会闪光,可这张裕就是一直不闪,让人不禁怀疑是不是企业经营出了什么问题,还是打算改做煤炭变成黑金,黑金不闪也能卖高价的。这种人性折磨,多半没人能够扛得过去。 

我大概是在2008年3月份在43元买了一点点张裕(资金来源:11元卖掉7元买的安徽合力),也不怎么寄希望马上赚大钱,只是为了加大关注力度而已。

而根据张裕2007年每股收益1.21元,43元买的话相当于静态市盈率35.5倍,但是2007年三季度,张裕就已经达到1.12元,白酒、红酒类股票一般来说是一、四季度业绩最好,而且相差不大,所以我们可以根据第一季度报的0.52元很容易推算出全年大约是1.64元(2009年4月3日公告,实际是1.70元),那么43元就相当于是26倍的动态市盈率,而且很快一个月后公布年报后就会变成静态市盈率,以26倍静态市盈率买增长速度达35%的股票,且张裕一直保持着较快稳定发展的历史与能力,是有安全边际的。 

在我买之前,张裕见底却三个月不涨,我觉得很合理,抗跌自然抗涨,让那些比我买得早的人磨去吧!可等我买了两个月以后也不涨,才体会到手握好股却一直不涨的深切痛苦,虽然买得不多,但毕竟也是一笔小钱,虽然是准备做长线,口口声声说还希望跌得更多买得更多,但又有谁不希望拥有一买就涨停的神准感觉。

没办法,熬吧,据说等待是价值投资的精髓,那就在苦熬中品味吧。

 

2009年4月3日,张裕公告每股收益1.70元,还不错,比去年增长了40%。用35倍动态市盈率推算,2009年的目标值在60元以上,43块买的,应该能够赚点。

可一直等到了7月份,张裕才慢慢腾腾地爬到了五十多块,大盘都涨到3000多点了,多少股票翻倍啊,更别提我手上的那些翻两倍的券商股了,我才在张裕上赚百分之十几,实在是丢人,我那段时间都不好意思跟别人说,我有买张裕,除非别人手上也有,才互相鼓励一下。 

随着时间推移,到了7月中旬,大盘涨到了3200点上下,我估计3400点做头的可能性大。因为用1700点波动区间的平均建仓成本推算(1664是极限最低值,大家不可能买多),3400多点意味着大盘都涨了近一倍了,获利调整的压力是极大的,哪怕是很多股票仍不到当年顶峰位置的一半,可赚钱想卖的人是不会管那些套牢的人有多惨的,该逃还是会逃的。 

其实,大盘从3000点加速上冲的时候,我就已经提前开始着手为防御下跌而布局了。如果你还记得林奇有关防御股的建议的话,你就能够明白同福先生所说的“炒股需读书”的道理了,学以致富啊。

 

林奇说过:稳定增长股票是最好的防御股,这些股票在衰退和市场低谷期为他提供了保护。

我当时就是这么干的,大批量的将手中那些波动性强、大幅飚升后的股票调整到张裕、青啤、茅台等稳定增长型的防御股上。如果这些股票还在底部,这么干自然风险性不高,但是,当张裕们已经慢慢腾腾地跑出了一段距离,特别是离我原来设定的60元目标位越来越近,同样也有下跌风险时,就是有点在赌了。是的,虽然总体而言我是一个价值投资者,但我同样也会投机,如果一个蠢方法能够一直赚钱,那就不是蠢方法。 

我也曾纠结,到底要不要秉持价值投资的理念,在张裕已经接近自己事先理性计算的目标位时,获利离场;也曾恐惧,在大众贪婪的市场顶峰要不要主动离场;也曾怀疑,林奇在美国所说的能否适用于中国市场;也曾忧虑,张裕的增长率能否维持35倍的动态市盈率(张裕公布2009年一季报,只增长了10%)。 

但我仔细思考了一下,觉得大调整虽然会到来,但毕竟市场只相当于过去顶峰的一半,还不算特别疯狂,需要回避的只是结构转换的风险;而以我多年操作及观察类似大白马股票的经验,这些该死的家伙,在大家都在涨的时候偏不涨,而每次涨的时候却是选择大家都不敢追的时候,要么那时大盘跌得非常狠,要么就是大盘已经明显在做头。所以,很多人明知茅台、张裕是大白马,平时不想买(因为不涨),涨得时候敢买的却不多(因为大盘凶险)。而这种特殊走法,恰恰是林奇所说的防御股运动规律,具有全世界的通用性,因为这也是人性的集中体现。

如果不信,大家可以调出茅台、张裕、云南白药在2007年底至2008年初的表现看一下(偷懒的人可以看我制作的附图),他们都不是在大盘最高点6124点做头的,反而在大盘下跌到4400点附近时创出新高,很多人当时要么是被别的股票套得死死的,要么就是不敢追这些典型的反人性萧条战神。

 

根据林奇的专家股评,以及自己的分析,未雨绸缪,提前行动,在2009年7月16日,在3200点的时候,决定大赌一把,把手中持有的已经涨了两倍多的吉林敖东以56元卖掉,换入57元的张裕。 

考验很快来了,大盘于8月3日盘升到了3462点,56元卖掉的吉林敖东随着大盘涨到了59元多,而57元买入张裕却再次逆市下跌至55.21元,完全做反,一来一去亏了近10%,我既懊悔于双向损失,又因为在网上公布这个错误战绩而羞愧,但也只能咬紧牙关坚持下去。

我相信历史站在我一边,规律站在我一边,大师站在我一边(嘻嘻,这三个相信是事后吹的,其实我当时什么也不相信,完全是靠的硬熬)。 

更严峻的考验也接踵而来,大盘暴跌,张裕一点也不抗跌,一路从57元跌到51元。大师们经常说,闪电劈下来的时候,你必须在场。言下之意是指股票一年真正上涨的时候也就是十天半个月,如果错过,你这一年就白废了。但为什么我苦等的时候,挨劈的下场往往是暴跌?依我来看,这句话应该改成,“天梯突然降临的时候,你必须在场。”告诉大家上涨就像神迹显现一样极少而且可遇不可求,这样大家会谨慎得多;而闪电却相对常见一点,结果人人挨劈,而且方向向下。

 

面对着已经亏损12%的张裕,我也在想,要不要止损。因为张裕已经于2009年8月8日公布半年报,只有0.86元,同比只增加了13%。增速很慢,不容乐观。(注:这警示我们,再好的企业也不可能永远高增长,企业某些年份多赚,某些年份少赚甚至因特殊事件导致亏损都是正常的。投资是一场马拉松游戏,只有跑完全程才能比较输赢,这需要我们时常保持宽容和平常心)

哪怕是乐观估计,全年如果增长15%的话,全年每股收益大概在1.96元上下(实际为2.14元,公司在牛市中释放利润,我没有预计到),也就是说51元,相当于动态市盈率26倍,静态市盈率30倍。

虽说15%的增长速度,并不足以支撑这么高的市盈率,但是,想到张裕的稳定经营历史与长期发展前景,25、6倍的市盈率还是有一定安全边际的,而且,51元距离42-46元底部波动区间,也就是15-20%的下跌空间,并没什么好怕的,最后决定不止损。

 

通常来说,我不喜欢用止损来保护自己,特别是在股票的明显低位时,我是绝不会止损的。关于止损问题,我不在这里展开,以后有空谈。 

我之所以坚决不止损,不是凭感觉,而是建立在对历史数据的冷静分析上的。查查相关资料就可以知道,美国近、现代五十年(1957-2003)中表现最佳的前20家大牛股中有11家是知名消费品牌的公司,3家是制药公司。这些公司都曾遇到过各种各样的困境,都曾经出现过增长缓慢的时候,但最终都以年均20%的速度实现了超长期的稳定增长。如果说,我们中国有什么股票能够成为这样的牛股的话,张裕肯定是其中一支,茅台、青啤、云南白药也有这种潜质。

所以,我还是决定持有下去,如果熬得受不了时,就念念巴菲特的解忧咒“时间是伟大企业的朋友”,其实,这句话最好的用处,就是在套牢时为了坚定持股而鼓励自己的,千万不能把它变成“好股随时买,不要卖”的买入原则。

 

苦熬了很久,总算熬到了张裕的逐渐走强,反人性的萧条战神习性尽显。从事后表现来看,从57元买入张裕后,大盘从3200点跌到现在的2900点,张裕涨到了现在的90元上下,期间最高价125.48元;而56元卖掉的吉林敖东,则跌到了现在的35元上下,期间最低价24.6元,一来一去,差别巨大。 

当然啦,我照例没有把握好卖出的机会。都说,会买的是徒弟,会卖的才是师傅,我确实还嫩了一点,总是把握不好卖出。我已经忘了大约是在什么具体位置卖的张裕了,大概是在75-70元之间吧。 

当时卖出主要是基于价值分析,认为张裕已经经过多年的高速成长,可能难以维持。这两、三年来,我一直对张裕能否继续维持30-40%的增长速度感到怀疑,市场就那么大,长城等一直在争夺市场,而洋酒的竞争力也很强,起码在我所处的沿海城市,喝洋酒的就多过喝张裕的,张裕的增长速度应该会逐年下降,而从2009年上半年的两季报告来看,也符合这种趋势,张裕的增长速度很低,才百分之十几,虽然第三季度有所回升,但有可能只是牛市故意造好业绩的虚假繁荣,而2009年下半年,全国加大查酒驾力度,酒类消费量减少,我担心会影响张裕的第四季度业绩。而且,后来,张裕又要去花10亿元去投什么恒丰银行(后来取消,被忽悠了),不把钱花在主业上,要么是因为主业没有增长空间,不值得投,要么就是在乱花钱,不是什么好现象。 

再经过计算,75元大约相当于44倍的静态市盈率,37倍的动态市盈率,如果增长速度不高的话,这样的市盈率已经是偏高了,从理性的角度出发,即使有赚的话,也不会太多了。所以,虽然张裕仍然弱市呈强,整个市场的“喝酒吃药”行情还在热烈进行中,根据我多年对投机资金流的了解,这种强者恒强的局面,我是不应该轻易放弃的,而应该把投机进行到底。 

但考虑到防御大幅下跌的战略目标已经胜利完成,少损失了近50%且还有30%左右的收益,也还不错了,既然张裕已经变成了投机者手中的宠儿,那我就分批卖给他们,让他们继续玩吧。 

而2010年年初,白酒龙头茅台公布了年报,果然第四季度业绩大幅下滑,和我对酒类销售的总体情况预估是一致,只是茅台的业绩下滑远远低于我的预期,所以我在对茅台大失所望的时候,也对张裕彻底没了信心,记得最后一笔是跟着茅台以开盘价卖的,68.94元。

 

让我想不到的是,后面张裕公布的业绩却远好于预期,2.14元,比我估算的1.96元高了近20%,当时,有种受骗的感觉。哪有上半年增速那么慢,下半年突然如此大增的,又不是搞高科技高骗局的,难道酒鬼都改喝红酒了?可能吗?而且查酒驾所导致消费减少的客观形势摆在那里,居然还能大幅增长,肯定是被调节利润了。我卖了以后的大半年,张裕才被查出存在报表做假的行为,虽然这种造假是隐藏利润,并不会降低张裕的价值,但隐藏也是一种欺骗。 

如果不是因为张裕在2009年把第一季度、二季度报表,故意做低,导致我误以为张裕增速变缓,我也不会给出一个那么低的估值的,并继尔认为价格已经偏高,不参与投机而卖出的。

被波动走势骗了,还可以原谅自己说,这些短期波动就连巴菲特也搞不懂;而被公司那些未经审计的报表骗,除了预测失败的难过外,还得反而责怪自己的基本财务分析能力不过关。说实在的,你提供的基础数据资料都有假,能力再高又有什么用?

(作者:此文发后,看了博友“安全投资”的评论,觉得我这段话也许太偏激了点,自己水平不行,还要怨天尤人,有点惭愧,与兄弟们交流,才知道自己的不足,还是要加强学习啊,遂把“安全投资”相对理性的评论补充进此文:“我记得好像在张裕半年报出来后,利润已经出现了一个明显高于一季报的增长率,三季报出来时,利润的增长率就更明显了(从单季来看的话),而2008年的金融危机造成了张裕的三四季报增长率的大幅下降,那么从2009年开始的每个季报的增长率越来越快,加上2008年四季度较低的基数,2009年四季报大幅增长基本上已经确定了,我正是基于这样的判断才再次增仓张裕的,呵呵,老兄在张裕上花的功夫不如别的股票多。”)

 

在中国搞价值投资真的很累,就连张裕这种经营相对简单,股东国际化,制约因素较多,管理层相对素质较高的优质企业,都会搞点小骗局,你又怎么能相信这些公司的诚信,在中国,过于书呆子气的价值分析是行不通的,在美国,也是一样,这也是为什么巴菲特对所投资企业管理层的首要要求是诚信,估计他也被骗过无数次。

吃一堑,长一智,我再次碰到调节利润的茅台骗局时,就在他身上找了回来,那些从张裕退出的资金,虽然也经历了一些百分之十左右的小亏损,但最终还是于2010年流入了130元左右的茅台,并持有到现在,并没有输给张裕的涨幅。 

张裕告诉我们,只要是人,就会骗人,只是或多或少而已,就连我,貌似诚恳,也在此前的文中隐藏了一个小小骗局,除非我主动揭秘,你不可能事先知道的。

 

所以,对于张裕这种股票,你要么就是遵守文首所指出的“搞价值投资的人,永远不要投机”,在股票的低位,比如说张裕42-45元的底部区间,分批买入后,不去管别的股票是不是机会更大,翻十倍也与你无关,也不去管什么大盘涨跌,买进去后,天天念巴菲特语录,然后一直持有五十年,看看张裕会不会变成中国的前二十名超长期大飚股。

要么就是遵守“搞技术分析的人,永远不要看价值”,一切遵从资金流的进出、强弱来行事,也许你能赚到更多投机的钱。

而不要像我这样,投机、投资都是半吊子功夫,还要组合起来用,却因为过于善良被未经审计的报表骗,最终只是捡了个小甜瓜。

 

最后,再重温一下本文最有价值的部分,那就是林奇大师所说的“稳定增长股票是最好的防御股,这些股票在衰退和市场低谷期为他提供了保护。”

如果,你喜欢投机,你要知道这种股票的运动规律,涨在大家都不敢涨的时候;如果,你喜欢投资,你要耐得住寂寞,在大家都涨的时候就他不涨,甚至还下跌;如果,你又喜欢投资,又喜欢投机,你有最大的机会成神,也有最大的机会成为两头落空的傻子。

而当2008年那样的大股灾袭来的时候,这三类人无一幸免,除非你做到了巴菲特式的资金管理,永不满仓,专抄大底。

 

你可以不把本文当作价值分析的文章看,事实上,本文有关张裕的报表分析、经营状况分析谈得并不多,甚至连价值投资者所看重的现金流折算、贴现连提也不提,因为这些分析材料网上并不少,属于技术工人所干的活,很多人比我分析得更专业,对于我能看懂的,我也是直接引用。

我着力要解决的是,在掌握了这些基础资料后,如何综合各种因素做决断,这才是最费脑子最难的部分,也就是巴菲特的所说的艺术性所在。 

其实,就价值投资而言,确定一个股票的大致价值并不难,难的是既不能过于贪婪,把买入价格定得过低,以致于永远买不到,又不能过于放宽标准,特别是因为巴菲特说过“以合理的价格买顶极企业”,就一味放宽合理的标准,导致忽视安全边际而买得过高。 

如果说价值是尺子,那么巴菲特所说的:“对人性和机构的行为特点有敏锐的洞察力”,则是在讲怎么去量吧。

  评论这张
 
阅读(40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